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一个未来

青春励志 04-14

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一个未来

文/薛峰

那时我家还在乡下的小镇上,十字街口有一处糖果店,是赵爷爷开的。记得第一次跑进糖果店,大概是4岁左右,我清楚地记得那间屋子里摆放了许多1分钱就能买得到的糖果,我甚至能闻到空气中甜甜的气味。赵爷爷每听到前门的小风铃发出轻微的叮当声,必定悄悄地出来,走到糖果柜台的后面。他那时已经很老了,满头银白细发。

小时侯家里穷,我和哥哥很少有零食,于是每次母亲去街口买油盐酱醋时,我们两个必定在后面跟着,然后央求她带我们去赵爷爷的糖果店看看。赶上母亲高兴,她会给我们1毛钱的,我俩便乐滋滋地跑向糖果店,很神气地把钱给赵爷爷。他乐呵呵地接过钱,任我们挑选。这时候麻烦就来了,那么多美味的糖块摆放在柜台上,我们真不知道选哪一种好。常常是我想要这种,而哥哥非要挑另一种。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后,赵爷爷便拿出一个白色的纸袋子,把我们选出来的糖块装进去。一出小店,我们就跑回家里,躲在无人的地方细细品味起来。

后来上学了,每次去学校,我都会路过赵爷爷的糖果店。我喜欢站在门口停留几秒钟,闻一闻从屋子里飘散出来的糖果味,用鼻子狠狠地吸几下,心里说不出的高兴。那时想,如果我要有很多很多钱该多好啊,能把每种味道的糖块都吃一遍,直到吃饱。

我上二年级那年,哥哥患上了黄疸肝炎,他每天都要打针,还喝草药。那草药我没喝过,想必很苦吧,我只用舌头舔过一下。每次哥哥喝药,都是母亲一再劝说,说喝下去就好了。一碗白糖水一碗草药,哥哥一对一口喝。喝后,他的嘴咧得大大的,满脸痛苦。

如果哥哥喝下药后能吃一块糖,肯定就不苦了,有一次我想。可是,哪里有钱去买糖呢?

于是每次路过赵爷爷的糖果店,我更加留意了。我发现糖果店的门口挂一串小风铃,其实就相当于门铃,一旦有人去买糖果,用手一碰风铃,就叮当做响,赵爷爷听见了,便从里屋走出来。如果不碰风铃直接进去呢?

那天中午,正是午休的时间,我悄悄地溜进了糖果店。里面十分安静,没有一个人,我只听见赵爷爷在里屋偶尔咳嗽一声。我紧张极了,大气都不敢出,蹑手蹑脚,慢慢走向陈列糖果的玻璃柜,抓了一把新鲜薄荷芬芳的薄荷糖。那是一种软胶糖,颗大而松软。我把糖块装入口袋,转过身,没想到赵爷爷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
“口袋里装的什么?”赵爷爷脸绷得很紧。

“我……”我说不出话。

“这么小年纪,就偷东西,长大了还不成精?”

我低着头,脸发烫。

“把糖拿出来!”他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。

我下意识地捂紧了口袋。

“哥哥病了,喝草药,很苦……”我的眼泪流出来了,“我想,他吃了糖,就会好些的。”

赵爷爷的脸色缓和下来,俯过身来说:“可是,你也不能偷呀?”

“您能、能把糖送给我吗?”我仰起头,说,“就这一次。”

“不行。”他的语气很果断。

过了一会儿,他说:“这样吧,这些糖先赊给你,限你一周内把钱还来,否则就告诉你妈妈。”

就这样,我流着泪从糖果店跑了出来。

我恨他。

我恨透了他,他有那么多糖,给我这一点,他也不差什么的。吝啬鬼!

回到家,一下子看见这么多他梦想已久的糖块,哥哥异常兴奋。不过我没告诉哥哥这些糖是怎样来的,我只对他说反正不是偷的。哥哥把糖分给我一半,我没要,我说我已经吃好多好多了。

接下来的那一周,我每天回家都很晚,为此母亲责怪了我。我没解释,因为我是去捡破烂了,我拎一个袋子,把捡来的瓶子卖给了几里外的一个废品收购站。还好,仅过去五天,我就凑齐了糖块钱。

“你是一个有爱心的孩子,这难能可贵。”赵爷爷接过钱,和蔼地说,“我原本可以把糖送给你,但是,我必须让你明白,用自己的劳动换来果实,才会更有意义。”

心中的憎恨瞬间消失,我的眼泪又涌了出来。

“记住!孩子,要想得到什么东西,需要你正大光明地去争取,用你的劳动去获得。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东西,包括你的未来。”

我记住了这句话,一辈子都记住了。

在那以后的成长道路上,我时时提醒激励自己,无论是在大学时期,还是参加了工作,我都踏踏实实,用自己的汗水换取每一份果实。“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一个未来”,任何幸福都需要你自己去争取,都需要付出,这样才能有尊严地活着。

你今天的困境,就是你以前和未来的困境

你凭什么不相信自己的未来

未来虽不得而知,我坚信不疑

如果梦想记得回来的路

文/杨清媛

我一直都记得。

那时我们都说要去很远的地方。

而我们在那段被称之为“时过境迁”的时光里,又留下些什么来丈量年轻的宽度呢?

是梦想。

总有一天,它要以翠绿的形式回归地面。

当时,还未明白苍白的现实究竟以怎样的姿态掌控着生命的脉搏,于是用愈加直白的方式抬头仰望这个世界,素面朝天。

小时候,当被老师问及“长大后想当什么”一类因重复多次而略显俗套的问题时,还是会很认真地思考一番,然后歪歪扭扭地在纸片上写下诸如“歌星”“科学家”“企业家”等等正统而光芒万丈的名词。显然,完全忘了考虑是否具有实践性。然后得意洋洋地伸头去看邻座伙伴写的是什么,互相比较一番。在略微懊恼自己写得不如别人称心后,便大大咧咧地扯开了话题。所谓理想,便是不了了之。以至于一星期后再回忆那天纸片上所写的文字时,脑海里唯一的印象便是一大片荒芜的墨渍。

呐,自然不懂得落笔的重量,这一笔荡开,仿佛未来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绽放。墨香不退,星芒不散。

其实,很久以后的今天,除了喟叹年少时候太骄纵,更多地,还是怀念那些用浪漫的情怀来接纳未来的我们。

深深地缅怀。

杜牧曾赋一首《叹花》给一位爱而未得的女子:“自恨寻芳到已迟,往年曾见未开时。如今风摆花狼藉,绿叶成阴子满枝。”

当韶华挥霍殆尽,转而寻觅当年巧笑嫣然的你,却自知已是迟了。曾经初见你的时候,你还没有长大,美好得像枝头的花儿。如今再回首,你已是晚风里飘摇的残花。绿叶成了荫,果实满了枝。可惜都不是关于我的。

对于我们,可否将这女子看作我们的梦想。曾经,她在年轻的光阴里肆意地灿烂,而我们却不懂得珍惜,当多年后懊悔地回忆起来,这梦想已经不属于自己了。

令人欣喜的是,早年也有立志当一位诗人的目标,并持续了一段较长的岁月。钟爱于长长短短的诗句,钟爱于诗里更富有张力的文字。

会攒下一星期的零花钱,在别人舔冰激凌的时候,我会加快脚步地离开,偷偷地咽下口水。只为了去买一本精致的本子。然后一笔一画地写下自己的诗。满心欢喜。

还记得本子的封面很好看,背景是一大片安静的熏衣草,一个穿着百褶裙的女孩被硕大的热气球拉得飘了起来,笑靥如花。

像极了某个姑娘。

原以为梦想可以预见,在漫长而蜿蜒的尽头等我。

再也没有荆棘。

可惜成长注定是缓慢而残酷的。曾经那个关于诗人的、小小的梦,在繁重的学业前是那么卑微。梦想成了“志愿”、成了“大学”、成了“分数”。我们都不可免俗地追逐着这些,在年复一年的日子里,忘记了如何去波澜壮阔。

一些人,一些事,一些情怀,一些梦想,失了颜色,失了重量。

我听见有寂寞静静地滴落下来。

偶尔会在安静的晚自修上淡淡地出神,桌上摊开的数学题典让人禁不住皱眉,如果有人抬头,一定会看见我脸上惆怅的情绪吧。可是直到如今,依然没有人发现过。

至于那本诗集,如今正躺在我的床柜里,许久没有翻动过了。一些很美丽,很美丽的句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美丽。

席慕容有句诗是这样的:“在黑暗的河流上被你遗落了的一切,终于只能成为星空下被人静静传诵着的,你的昔日我的昨夜。”

梦想就像我所珍爱的人。是啊,你的昔日我的昨夜。

梦想是一生的信仰,它会停歇,它会转弯,它会悄悄沉默下来,可它一直都在。

也许我们因为种种,将它遗忘在泛黄的过去。别担心,它会记得回来的路。

我们已经长大,所以,一定要找回它,免它惊,免它扰,免它四下流离。

为了梦想,一定要风雨兼程。记住。

埋葬梦想的永远是我们自己

还记得十六岁时的梦想吗?

两手空空有没有资格谈梦想

三十岁那年,我的梦想是年薪十万

文/小川叔

三十四岁那一年,几个朋友一起庆祝我的生日,我这才发现,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实现了当初的“心愿”。原来以为高高在上的十万年薪,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山丘,不过如此啊。

如果哪家公司能给我年薪十万,我可以在那做到死为止!

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是一个广告公司的小职员,月薪五千,这数字在我过去的工作履历里比任何一个公司开得都高,甚至它在我的人生里都具有了划时代的意义。

那是2008年,那一年我29周岁,虚岁30岁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意“三十岁”这个岁数,至少我在没有到达三十岁之前,我都非常在意,我总觉得那对一个男人来说,是一个门槛。

古语说三十而立,这句话让很多男生都把三十岁当做一个蜕变的仪式,仿佛到了那个岁数自己就真的进化了一样。因此,我在三十岁之前一直都很纠结于周岁和虚岁这种问题,我努力地去认定自己的周岁年纪,觉得似乎这样就小了一岁,可以让中年危机来得更晚一点。

2008年,那一年物价和房价还没有飞涨到现在这么厉害,我到手的工资只有4300块,和一帮子朋友去吃饭的时候偶尔还会冒出一些小自卑,认识的朋友里有做销售的,买了好几套房子,有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,金领阶层光芒万丈,有五百强企业的经理,有知名服装品牌的中高层,我那时候话不多,因为总怕自己说错,蜷缩在人群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听他们扯淡聊天,陪他们吃饭喝茶。

小伍和小天这两位朋友都是在那时候认识的,认识的最直接的理由大概是他们不做作,很少提自己的存款和房子,也不炫富,全身上下你看不见几个带着大LOGO闪瞎狗眼的牌子,随和的人多少会让我觉得放松一些。当然这些因为爬山而认识的户外驴友里,也有类似我这样的穷人,薪水不多,但是很多都是北京人,混的也都是国企单位,只是图个清静而已。

一个人到底要有怎样的自信,才可以一直给自己加油打气让自己走很远?一个人到底要有怎样的勇气,才可以毕业后在陌生的城市,面对茫茫的未知,蒙着眼摸索前行而且一走就是五年?你要拿什么对向前走的自己去鼓励说,你可以,你一定行?

我没有那么多的勇气和能量。

2008年,那年我毕业整五年,五年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个成熟的过程,对我来说,却是一个一直迷茫纠结的过程。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我不知道做些什么,什么才是我的擅长,在这个城市我看不到希望和未来,我甚至一度很怕,怕再过一个五年,我依旧还是一个月薪五千的穷光蛋。

人生最纠结的事情不是你甘于平淡,而是你明明不希望平凡却不知道未来应该怎么办。

这种迷茫,就好像在浓得看不见前方的大雾里穿行,磕磕绊绊,你想一直向前走,却又怀疑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转。

我说那句话的起因是因为不知道谁提起了一个话题,你的梦想是什么?

有人说梦想是买块地,自己过着美好的田园生活。有人说梦想是可以辞职去周游世界。我说,我的梦想是希望有一天公司可以给我开到年薪十万,然后我就可以在那工作到死。

我听到有的人笑了起来,我知道那笑声背后的意义,就好像一个富人在说远行说志向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个穷人说,最大的理想就是可以吃上一碗白饭一样。

我知道,在他们看来,或许这算不上是一个梦想。

我不知道今天的你如何看待年薪十万这个价码,因为随着通货膨胀和见识的增多,你会对数字越来越不敏感。就好像我才来北京的前两年,买一件五百块的棉服都要纠结半天,而现在觉得好一点、厚一点的衣服不可能会有低于七八百的价格。每一年看到毕业生投递的简历,期望的薪资待遇从过去的不足两千变成了两千多、三千多,如今应届毕业生已经开价四千多或者五千了。

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人越来越值钱,还是钱越来越不值钱。

年薪十万在我当年的概念里是月薪八千多,八千多的工资等同于当时公司里的高级经理或者副总监,我当时就想,那个职位也许是我要努力拼搏很久才有机会去碰触的吧。

2009年,因为金融危机导致公司效益下滑,好几个大客户都压缩了广告运营预算,很多小客户则直接取消了广告业务,作为服务商的我们直接面临的问题就是裁员。

我很幸运的没有被裁掉,但是原本的部门人员解散,我被调去了公关部。

那一年,我30周岁。

一切都要重新开始。

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公关行业,我不懂任何公关术语和流程。

我在活动现场就像个傻子一样,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吗,像个等待指令的木偶,任何人都可以使唤我。

我在现场找不到自己可以发挥价值的地方。

部门同事把所有现场执行、看场子的活都交给了我,我全年没有休息日,因为很多客户活动都是在周六、周日、节假日、晚上完成的。

我从什么都不懂,到开始懂一点点,到最后一个人操盘。我从一个内向型的人逐渐变得外向。

我原本是一个不爱说话、存在感很弱的人,但是职业要求我必须要说话,而且是不停地说。一个五百多人的客户答谢活动,只有两个人负责,一个人负责室内,风吹日晒的室外当然是由我这个新人负责,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接打电话,桌椅到位了没有?餐饮到位了没有?供应商的服务人员到位了没有?模特礼仪到位了没有?饮料水果到位了没有?乐队演奏到位了没有?

桌椅到位了要立刻安排摆放位置;餐饮到位要交代冷餐发放的时间和每一组的顺序,对于一个一天的活动,发放节奏是很关键的;礼仪模特要进行基本的流程培训,谁拿证书,谁拿红酒,乐队就位要开始进行音响调试,现场每一个环节流程都需要你不断地去对接。这期间最要命的是,你要随时恭候客户新的调整指令,不管对方的职位大小,你都要应变自如。

每个客户不管专不专业,都想发表点自己的意见,比如鲜榨果汁不够甜,冷餐造型不美观,桌布配色不好看,为什么没有桌花等等一系列鸡毛蒜皮的小事。这些都会让我觉得很崩溃,最可怕的是你要随时百分百接受客户担忧的情绪,解答他们的担心,安抚他们不安的情绪。

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,每次接电话无论任何情况,都可以保证是一声足够元气阳光般的问候。

我三十周岁的生日是在忙碌的活动现场度过的,那一天几乎是鸡飞狗跳状况频出:先是室外的小型音乐会,附近的居民带着孩子看到有活动就来蹭吃蹭喝;之后是一个熊孩子非要钻过警戒带去喷泉池玩耍,最后掉到水池了,然后熊孩子的家长就冲出来不依不饶索要赔偿;最后好不容易处理好了突发状况,室内开始的青花瓷赏鉴活动又状况频出,两个家长因为孩子互相争抢白瓷胚而大闹,大人之间发生了口角,其中一个还差点撞烂了前来展示的珍贵的展品。

晚上十点半彻底收工之后,我打车回家看了看手机才发现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
我在小区门口楼下小吃摊点了一碗青菜面,要求老阿姨帮我加一个荷包蛋。我对自己说,你看,过了今天你就真的彻底三十周岁了。这些年你忙忙叨叨到底为了什么呢?

每一次在面对社会和外界的变化,你都把头埋得低低的,逆来顺受。

你总觉得人生看不到希望,就好像溺水一般拼命挣扎,然后……到了今天,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

你并不知道未来还要走多远,你也从来不敢去奢望自己这辈子可以赚多少工资。

那么人生也好,活着也好,这意义到底是什么?

你一直都希望可以做自己,可你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吗?

你觉得你每走一步都身不由己,都小心翼翼无比害怕,你以为你会被这个汹涌的洪流冲走,可是你看,事实证明你到哪都能扎根,活下来,对吗?

如果说毕业的六年里,生活从来没有给予过你任何机会和道路的话,那么至少它教会了你一套活下去的本事,它让你在困境面前变得极度谦卑,它让你明白生活的辛苦、不如意,以及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付出。

或许你可能注定就是一枚杂草,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大城市里永远没有出头的那一天。

哪怕年薪十万对你来说一辈子都只能是一个梦想,但是带着这个梦想活下去,终究也会有心愿达成的一天吧!

三十岁,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,你不能再任性,不能轻言放弃。

这是你的人生,你总要学着坚强,学着坦白,学着面对。

那天,路边摊的灯光昏暗,吃饭的只有我一个。老阿姨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收摊,我看着热气腾腾的长寿面,自己对自己叨咕了很多,之后在心里默默许下了一个愿望,从今天起忘记年纪这回事,忘记生日这回事,心愿不达成就不吃这代表成长的生日面。

从那天起我改变了很多,也开始思考很多,包括人生与未来。

我把被动的改变变成了积极的转变,如果生活需要我变成什么样子,那么我就索性去试试看。

我开始把工作当成乐趣,尝试着把压力化解。

我开始在备场前尝试着放松精神,甚至从咖啡师到礼仪我都可以从容地打个招呼,开个小玩笑。客户开始对我觉得放心,来宾能够在这里尽兴,活动能够圆满成功,这都是我最想看到的。

我没那么多时间沉浸在负面情绪里,开始懂得自我调节。

我不再刻意区分自己的周岁、虚岁,统一把虚岁当做了真实年纪,只是因为听人说,虚岁是算上了你在妈妈肚子里的那一年。

那是宝贵而伟大的一年,我应该尊重它,并且认可它的存在。

三十四岁那一年,几个朋友一起庆祝我的生日,我这才发现,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实现了当初的“心愿”。原来以为高高在上的十万年薪,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山丘,不过如此啊。

只要你一直在行走,你就会看到更多更美的风景,所有的弯路和目标都有它存在的意义,没有过去的那些坎坷,就不会有今天的心态与能力。

向前走,哪怕你看不见光亮,哪怕你不知道方向,只要你不停下,总会走到曙光来临,走向光芒万丈。

摘自小川叔《扛得住,世界就是你的》

展開閱讀全文
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一个未来
相关推荐
  • 你不是懒,你是缺乏努力动机 你不是懒,你是缺乏努力动机 文/十二 很多年轻姑娘说,她们在大学里的时候,认真努力读书,积极参加各种活动,觉得生活有很多意义。 可一毕业,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活,该往那里去了...
  • 你总要学会,自己去面对所有的难 你总要学会,自己去面对所有的难 文/李思圆 1 不知你是否有这样的时刻:其实没遭到什么打击,没遇到什么挫折,也没受到什么重创,就是莫名感到情绪低落,莫名地提不起劲,莫名地想...
  • 人生最值得珍惜的三样东西 人生最值得珍惜的三样东西 文/念念 有位哲人说过:我们很少去想我们拥有的,却总是想着自己缺失的,这种倾向实在是世上最令人不幸的事之一。 因为这样的想法,早已违背了我们追求幸...
  • 亲爱的爸爸,你的影子在我心里,会替你守护我 亲爱的爸爸,你的影子在我心里,会替你守护我 文/良辰 一 你小时候有没有怕过黑? 我从不曾惧怕过黑暗。因为明诚告诉我,在黑暗里,他的影子会保护我。明诚不是别人,是我爸。 4岁那...
  • 成功在昨天晚上 成功在昨天晚上 早早就开始工作。但还是忙得跟陀螺一样,恨不得自己长了三头六臂!而我发现同事余晨却总是有条不紊,而且工作也比我完成得好,完成得快。我笑着调侃她,说:你是怎...
  • 相信,是世界上最大的力量 相信,是世界上最大的力量 文/宗风秋 去图书馆的路上,遇到一起学画画的小朋友。他奶奶牵着他的手,还帮他提着工具箱,两个人慢慢地走在人行道上。我也是去图书馆学画画的,和这小朋...
  • 上进心大概是个坏习惯 上进心大概是个坏习惯 文/小安 有些东西我知道就是不能拒绝,比如喝酒、懒惰。但是改了之后又怎样?也许就成另外一个傻瓜了。对媒体是不是应该有套话?朋友要我训练训练,说不定训练...
  • 同一个班级、同一个老师,孩子间差异的真正原因 同一个班级、同一个老师,孩子间差异的真正原因 长期以来,人们把教育公平的定义范围只限于学生入学机会的平等、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、课程设置结构的合理但教育作为一个动态的互动...
  • 人可以输在起点,却不能输在终点 人可以输在起点,却不能输在终点 人生的起点是无可选择的,而起点和终点之间却充满着无数个可以利用的机会。对于输在起点的人,锲而不舍才是他们的信条,只要不懈地努力,就会赢在...
  • 60后父亲对90后儿子的忠告,句句精辟 60后父亲对90后儿子的忠告,句句精辟 引导语:为了你的未来和这个家的生活质量更好,一定要好好学学!这些忠告在我们以后的人生,以后的路是必须经过的。一位父亲的几条忠告,在你成...
  • 相由心生,妳的容貌出賣了妳的內心 很久以前,有一個經常雕塑妖魔鬼怪的一個手藝人,技藝嫻熟,很多人上門買雕塑。但有一天,他照鏡子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相貌變得兇惡、醜陋、古怪。 後來,他到一個道觀裏,找道長求助,...
  •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