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亿的巨坑:没有之前那么多的“绿灯”,哪有今天的赋红码!

热门文案> 燕财局 06-23

平地一声雷,400亿的巨坑炸的人胆寒。

存款消失的储户除了干瞪眼熬着继续等待,其他的无能为力!

按照先刑后民原则,河南村镇银行储户存款消失的事件,在刑事犯罪调查清楚之前,储户们极可能要望眼欲穿了。

仅河南就有几十家银行有吕某的影子,更不乏其与当地银监系统打交道,就像唐山井喷的举报当地执法者一样,如果让队伍中的腐败执法者去对利益关系人执法,公平可堪忧!除非国家高层的执法、监管部门派遣了专员团队,那则另当别论。

现在到底涉及多少金额、涉及多少人、已追回多少、到底是什么性质!无从知晓。

就现在各大官方记者摸索的消息来看,吕某牵扯的盘子在当地不是一般的广。

(一)

亡羊补牢,简单聊聊银行吧。

绝大部分银行实际只是有限公司!

除了央行和三个政策性银行之外,平时接触到的银行无一例外都是“某某银行**有限公司”。

包括这次爆雷的“村镇银行”,实际上在这个名词后面还有六个字“股份有限公司”

全国数千家银行,除了央行和三个政策银行之外,其他银行都是商业性质,也就是以营利为目的。

所以银行并不高大上,更不神圣,把它们当成普通的企业就可以了!

我把银行从上到下的层级大致捋一下,依次是:

A、央行,行政管理与货币发行;
B、政策性银行(进出口、农发、国开三行);
C、商业银行,国有五大行工、农、中、建、交,外加邮储银行;
D、全国性股份商业银行,兴业、招商、渤海、中信、浦发、民生、光大、平安、浙商、恒丰、华夏、广发12家;
E、城市商业银行,如南京银行、北京银行、上海银行、盛京银行,包括之前走破产路子的包商银行等等;
F、农商行,建立在农信社和省联社基础上的改制后的农村商业银行,几乎每个县城都有;
G、村镇银行,顾名思义就是主要设在县、乡镇的银行。

除了央行和政策性银行之外,本质上所有银行的性质都是一样的,都有银行牌照,并且既然是商业银行,盈利自然也是放在第一位的,所以你才会经常看到“离柜概不负责”。

各种银行最大的不同点可能就是经营区域限制不一样!

就像市长权责能管理一个市,县长可管一县之地,村长则只能管理一个村一样,像村镇银行和农商行是不被允许在异地干业务的,即使城商行想异地开展业务也非常难以拿到批复。

这次爆雷几家村镇银行,通过各种APP、小程序从全国各地吸收款项,仅这一条当地银保监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!

长期通过网络开展异地业务,当地监管部门既没发现也没阻止,现在出事了,通报里说“...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...”,这是不是有点急抓“替罪羊”以撇清干系之嫌?!

这么快就把村镇银行的责任撇干净了?!

毫无道理可言!

储户本就是奔着银行的招牌去的,所以无论如何村镇银行的责任都是不可推卸的!

40万个储户就代表有40万个家庭,一夜之间许多家庭从小康直接陷入赤贫!但是他们的房贷、车贷、幼儿园学费可一天都没有被缓解!

(二)

我一直在想,储户的钱到底弄哪里去了!

先不管中间的环节,大方向是钱进了村镇银行,再被吕某弄走使用,这条基本路径是跑不掉的。

款项消失是不可能消失的,去向无非以下几种:

一、用来行贿,为了获取各种便利,拉拢各银行高层、地方监管高层,动之以情、晓之以巨额贿赂;

二、花费巨资购买各种银行股权,特别是监管有真空的村镇银行,“普遍撒网、重点逮鱼”,据凤凰新媒记者摸索,全国有30多家银行的股权背后有吕某的影子,而河南安徽6家村镇银行很可能就是被其成功“逮到”的;

(图片来源于凤凰网)

但就像我昨天所说,农商行、村镇银行的股权是很难变现的,也就是说一旦入股之后不但长期拿不到分红,想转让也比较难;

所以吕某广撒网过程中付出巨资拿的众多股权,那些没配合他搞钱的银行,吕某买股权的资金等于打水漂;

三、投向各种项目,挥霍,还有偿还吕氏家族欠的各种大银行贷款,他能2003年就拿到几十亿的兰尉高速项目,其他项目肯定不在少数,资金量也就小不了;

四、用于分赃,成员拿到钱后挥霍、转移、隐藏,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。

其他我想不到了,读者可以留言

那么,为什么吕某一跑储户就提不出钱了呢?

我大胆猜一把:吕氏运作资金过程本质就是个“庞氏骗局”!

这一点从零星的储户反应为揽储小程序给到高息就可初步判断。

吕某及其家族本身并没有什么大钱,大钱都来源于借、捞、骗,但不论投什么项目最终的收益都得扣除总成本来看利润的。

借钱还不上的人如过江之卿,吕氏也不例外,他极有可能在投项目和广撒网买股权的过程中花了大钱,但是没收回成本,甚至出现巨额亏空。

这就导致他从村镇银行高息搞钱的模式纯粹就是是借新还旧、用后来者的钱偿还前面的储户!

这样的话就是典型的庞骗模式。

他在的时候,熟悉各种腾挪,这个庞氏游戏还能撑一撑,他一跑资金链就直接断掉,雷也就炸了。

并且,前些年吕某就一直在玩庞氏游戏,但是远没到跑路的程度,因为资金一直不断流,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断贿赂银行高管搞贷款的原因。

但这两年其幕后的重要靠山或被调查了,那么自知躲不掉的吕某就提前大肆捞钱并转移,然后跑路!

今年2月他跑之前提前把公司都注销了,可见这个准备过程还是有一个空白时间段的!而在这期间,他则更加不停利用村镇银行搞钱!

我更希望上面的分析是错的,因为如果真如我的猜想那么储户的钱就悬了!

本来最近各方给的通报就已经接近把干系往“死无对证”上撇,像“村镇银行被利用”,如果钱再一点也没了,那储户真的是血本无归!

说到最后,深扒吕氏前几年细节,会发现处处都有监管、执法的漏洞!

如果没有之前那么多的“绿灯”,自然就不会有今天的赋红码!

本来执法者、监管者公平公正依法合规是所有腐败、黑恶的克星!

而恰恰是这些克星却偏偏沦为帮凶,且颇有打之不尽的趋势!

如果打之不尽,那么是不是可以试试会否“杀之不尽”呢?!

大量这种帮凶的存在,才使得正义常常迟到!

迟到的正义,最多只能算个真相罢了!

点击阅读全文
400亿的巨坑:没有之前那么多的“绿灯”,哪有今天的赋红码!
相关推荐
  • 唐山的问题,不只限于唐山! 别看舆论闹得欢,最后没人拉清单。 有几件事,看似庶民的胜利,实则权力的顽固。 01 先从深圳的张书记说起,一家国企的纪委书记,主要职责是...
  • 假如突然关闭国门,谁将成为最大的受害人群? 1、 国门关闭 我们不妨做一个极端假设,假定世界各国之间,国门突然严丝合缝地全线关闭;或者其它国家之间并非如此,而是中国与世界各国之间...
  • 拿着一根草,逗了一只猫,代价是多少? 这次疫情上海被黑得最惨,大家都感觉当地社会管理存在较多问题。 可是人家上海交通大学的管理就特别精致,精致到一根小草都不放过。 5月22日...
  • "我错了,我不该上街去卖黄瓜!"卖菜都不自由,经济如何复苏? 我错了,我不该上街去卖黄瓜! 河南襄城,一位朴素的农民,站在派出所门口,颤抖着双手,拿着一张纸嗑嗑巴巴地念着。 准确地说,这是一份检...
  • 执法者若把法律当私权利用,那井喷式的实名举报也就不奇怪了! 选择当官,就不要经商发财! 《领导干部配偶、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规定》,被各大官媒重磅报道。 这里的经商办企业不单单指投资开办...
  • 巨大利益之下,奸商们铤而走险浑水摸鱼 1 当我们抗疫进入第3个年头,几乎所有大城市,开始设置核酸采样点,常态化、大规模核酸检测时,百业暂停。 核酸检测产业,已经超越了2021年的...
  • 新冠还没清零,我的财产先清零了:撑不下去的,何止杨丽萍… 疫情,已经存在三年了。 尽管不想也不愿承认,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,疫情常态化已经成了彼此心照不宣的共识。 而当疫情常态化不再只是一个假...
  • 用红码困住储户,这事儿有多恶劣?! 原本,无相君是不敢写这事的。 但现在,就连官媒都忍不住下场了。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讨债,却被赋红码,以致取不出钱的老百姓寸步难行。 半月...